當前位置: 首頁 走進鎮安 人文鎮安 正文
窄屏瀏覽

鎮安名人

來源:鎮安縣政府 發布時間:2015-11-24 23:27 作者:系統管理員 發布人:系統管理員 瀏覽次數:

聶     燾

聶燾(1694--1773),字閑有,號環溪,湖南省衡山縣人。雍正十三年(1735)中舉,乾隆二年(1737)中進士,七三年(1748)八月出任鎮安知縣。目擊鎮安窮荒僻壤,虎狼之窟,四境荒涼,山民貧苦。他說:“志在利祿者,易生厭煩愁窮之心,若志在民生者,更當切休養生息之念。”遂致力于民生,安心山區小邑供職,以實心行實政,為民造福。他“茲土七載,贏馬麻鞋,疆域六百里,無遠不到”,充分體察民情,謀求治理方略,開僻小邑。

首先實行休養生息的農墾政策。明末,鎮安原上中下三等地共1278頃29畝,追至乾隆初年,僅有熟地127頃38畝,無主荒地達1150頃91畝。他采取招撫流民,申報戶口,勸民墾荒,獎勵升科,給照為業,減免科賦,革除里下雜派等一系列重要措施。如規定:山坡嶺側畸零地畝,免升科賦,永為己業;有主荒地以三、四、五畝折一畝.給照為業,三年墾完,十年起科;無主荒地由官招輯流移開墾,地糧全免;丁搖所征不及往時七分之一。從而湖廣、江浙、巴蜀等地流民紛至沓來,開荒種地,發展生產。據《鎮安縣志》載:乾隆十三年他上任時僅有784戶,4026人,乾隆十七年發展到2562戶,8971人,新墾荒地500多畝,儲倉糧3060多石。

鎮安萬山盤繞,鳥道崎嶇,山民出門翻山涉水,每年夏秋霪,洪水暴發,橋筏俱無,行人坐守,日則饑餓,夜則棲巖,有淹斃河中者,有為虎狼所食者,唯春冬可行,而秦嶺萬初冰雪。他看到這種情況,遂于乾隆十四年至十六年(1749-1751),籌資開鑿鎮安至西安(縣治舊縣關至大峪口、黑虎廟至庫峪)之間懸崖碥路400華里;修復被洪水沖毀的鎮安通往西安的樓子石要道;并捐銀240兩,增修車家河至大山岔40多華里碥路。

鎮安舊置社倉兩處,一在東鄉巖屋河(今倉房村),一在西鄉云蓋寺營兒寨,兩倉東西相距120里,南北相距四五百里,其間崇山峻嶺,百姓借還倉糧跋涉艱難。乾隆十五年至十六年(1750^-1751)他捐銀213兩,分建南(今東坪鄉)北(野豬坪)社倉兩處,各倉貯糧1200石,解決了百姓借還馱糧之苦。

鎮安山大林深,常有虎狼出沒,傷害山民。聶燾在省晉渴制臺(清總督別稱)以求防范之法。于省城制短槍、火藥,復募獵戶,專散四鄉.時打虎數只,擇其大者送省呈驗,尹總督喜賞打虎人銀兩,發還原虎。陜西省巡撫陳弘謀亦喜山民除獸患,曉諭全省仿效。

聶烹為開發鎮安,從江浙招募來縹絲匠人,引進栽桑養蠶技術,教民興桑養蠶,紡紗織布。還大力倡興山城文化教育事業。乾h釜十九年(1754)建“啟秀山房義學”于東門,清查五郎江口學田學租、廢寺田產資助師生。鎮安之有義學自此始。

聶燾在任八年,牢記嚴父聶繼模教導:“節省正圖為民間興事,非以節省為身家計”。服官愛民,興利除弊,勤政守廉,治績推陜南第一。乾隆二十年(1755)薦升鳳翔,臨行時,父老攀轅涕哭,聶燾遲不忍離,吟出《調任鳳翔留別鎮安父老》詩。這首詩熱情洋溢,膾炙人口。

聶燾離開鎮安后,不忘《鎮安縣志》撰修出版事業,他母親去世歸籍吊喪,旅居西安還修正志稿,直至付梓。他在縣志后序中寫道“丁內艱矣,苫塊昏迷,何心筆墨!然念在鎮安者歷八載,精神所結.魂夢依依!”并贈銀30兩,資助鎮安義學竣工。

乾隆三十八年(1773)舉鄉飲大賓,卒年79歲。入鎮安名宦祠、鳳翔鄉賢祠。著有《熟總》《鎮安縣志》《存知錄》《環溪草堂文集》四卷及其他詩文。其父繼模的《誡子書》入《政令全書》。

晏安瀾

晏安瀾,(1851~1919),本名晏文采,字海澄,號丹右,別號虛舟,光緒丁丑(一八七七年)進士,遷戶部主事,“早歲好談兵,覃精古今兵家言”, 鎮安縣北陽山廟坪(今青銅關鎮悅愛村)人。光緒三年(1877)殿試進士。歷任戶部山東司主事、升員外郎,度支管榷司郎中兼司長,佑參議丞、鹽務處提調、鹽政院院丞,會典館、禮制館、憲政編查館、資政纂修、監修、顧問。咨議,四川鹽運使等職。

晏安瀾自幼勤奮好學,聰穎過人。十歲即去旬陽沙溝歲進士程西園學館攻讀。其父認為子幼、路遠,再三勸走但他執意前往求學。兩年后,其父見子勤奮則節衣縮食資助。自后在縣試和州試時均名列前茅。光緒元年被推薦人三原宏道書院深造,省試中舉,兩年后殿試中進士。晏安瀾為官30多年主持鹽政甚久,造詣頗深。光緒七年(1881)他整頓淮北票鹽,草擬的整頓鹽政辦法24條,經朝廷批準執行后,淮北鹽購銷減價一半,使汝、光14州人民受益非淺。據《晏海澄先生年譜》記載,當時盛況為“行旅歌于途,商賈歌于市,農夫歌于野”。

光緒十三年(1887)著《沿海產鹽州地理志》,詳載我國沿海一帶的地理風貌和鹽的產運銷狀況。晏安瀾在宣統元年盛夏對江蘇、浙江、河南等七省鹽場鹽務進行深入考察,知鹽價因遭受層層盤剝而高漲,鹽商唯利是圖在鹽內摻和泥沙;囤積、滯運,鹽稅繁重等弊端,造成老百姓食鹽困難。香港、澳門、廣州灣各租界成為來自西貢、椰東方面私鹽避風港。晏安瀾對此非常激憤,指出:我國沿海萬里,內地十余省均產鹽,且鹽利甚巨,外人垂涎我國鹽利日久,如不極力開發國產鹽的銷售市場,我國鹽利必流失國外。通過實地調查,晏安瀾對鹽區利動澈無遺,經常皮衣伏案秉燭夜讀,日夜苦思鹽務改革,因地因時制宜地提出了產、運、銷并重的措施,頗受重視。

光省二十年(1894)甲午戰爭,晏安瀾在清軍行營營務處兼辦督操。在辦理營務期間,經常策馬先行,對營宿地的安排井井有條;對糧食的供需胸中有數;對日軍行跡,運送輜重情況更洞察詳細。在參戰期間除軍務外,還涉足了解民情。得知寧遠州(今遼寧興城)和錦州老百姓饑饉待哺和因清軍騷擾無度,畏清軍甚于日軍,甚至多有通日者后,晏安瀾在札記中寫道“凡邇皆不可縱,凡民不可擾”。光緒二十一年,錦州、海城之役因清軍散無統紀而受困。晏安瀾“請令節制請將,先徑偵敵督戰”。參戰期間見聞記事均入《虛舟東行錄記實》一書。

光緒末年,陜西蒲城知縣李體仁歐打蒲城小學教員常自新(同盟會員)拘捕學生,封閉學校。受害者上告后,官方袒護知縣,致使冤沉大海。晏安瀾在京得知后,約在京陜西同人再三呈奏,伸張正義。清政府在群眾公憤下將有關人員革職查辦。

晏安瀾一生除陳從事鹽政研究外.愛好詩文并善騎。在他考察鹽政時,飽覽祖國名山大川后,寫下的詩文意境深遂,氣勢豪邁。如在《老云峰寺》中寫道“寶相姿原是幻,瓊樓玉宇亦多寒;游人莫作炎涼態,只要登臨眼界寬”在清軍服役期問,清帥贈優馬一匹,雖名騎手也很難駕馭。晏安瀾試騎后,帖然就范。這匹馬伴隨他在戎馬生涯中屢立戰功。成為佳話。

民國元年(1912)晏安瀾任四川鹽運使住滬州,擬設鹽運公司,以便調劑運銷。后因英國顧問丁恩提出異議而停。時值南北兵事相峙,城內官員多避難離城,獨晏安瀾留下料理政事,致使直隸督軍曹錕手今“各軍遇有鹽船只準查驗,不準留難”。蔡愕將軍也給晏安瀾來電稱:“今日之蜀土非公莫治,今日之川鹽亦非公不能振”在蜀任職期間,約民常言“我輩食德受恩”。故晏安瀾去世后,國史館立傳,出版《晏海澄先生年譜》四川樂山縣牛華溪建詞以示景仰。詞中供奉晏安瀾遺像,匾書“有功于民則把之,寄托蜀人的追思”。

  一八九四年冬,湖南巡撫吳大瀓自請率湘軍出關,督師遼東。吳大瀓以安瀾“耿介樸誠,實事是”,奏調參戎幕。得旨,交軍營差委,任湘軍前敵營務處兼管辦操事。一八九五年二月八日安瀾至田莊臺,旋與黑龍江將軍依克唐阿、吉林將軍長順、四川提督宋慶、正定鎮總兵徐邦道、道員李光久等第四次反攻海城。

清軍第四次反攻海城,是甲午戰爭爆發以來清政府的最大一次用兵。當時集中在海城前線的清軍百余營,六萬余人。三月二十六日、二十八日,清軍先后進攻海城西南之唐王山、晾甲山等日軍陣地,皆不克。

當清軍集中兵力進攻海城時,盤踞在海城的日軍第三師團及駐扎鳳凰城、九連城一帶的第五師團,于三月二日,間道犯鞍山站。四日,轉攻牛莊。牛莊為東征湘軍糧臺所在,魏光燾、李光久聞警,移師往援。晏安瀾求功心切,無視戰爭形勢變化,仍力主繼續反攻海城。當李光久率軍由海城前線回援牛莊,路經海城西四臺子時,晏安瀾“海城已無克復期”,約其同赴牛莊。晏安瀾不聽,答曰;“我去,則諸營散,大局不堪問。公能保牛莊,我尚思下海城也。”結果,日軍進攻牛莊時,只有魏光燾武威軍及李光久老湘軍共十余營與日軍兩個師團主力作戰由于各軍救援不及,眾寡懸殊,五日,牛莊被攻陷,清軍傷亡二干余人。當天午后,諸將聞牛莊失守,倉皇失措。晏安瀾仍在癡人說夢,猶強留諸軍“欲乘虛攻海城”,而不知海城日軍已突圍出,反攻海城己無戰略意義。九日,田莊臺又陷。十日,晏安瀾率部退至石山站,與宋慶遇。晏安瀾慚愧自責曰:“海城不下,牛莊又隊是我罪也,無顏見宮保”。不久,吳大瀓獲譴,受革職留任處分,晏安瀾亦隨之去京。后曾將其東征所歷所見,隨時記載,著錄成編,名《虛舟東行錄》。

晏安瀾一生儉樸,宴客從簡,平素對貧困朋友常解囊相助。在京多年居商山會館,無私宅,直至68歲退職時才在北京購宅一幢。

劉 南 輝

劉南輝(1908~1954),名道圣,字柏英,鎮安縣云蓋寺黑窯溝人。童年讀私塾,1925年肆業于西安健本中學。為人思想進步,擅長書畫。929年后,歷任鎮安縣財政科主任科員、縣公安局書記、鎮(安)柞(水)山(陽)警備區區部書記官,陜西財政廳特派公署書記官,云蓋鎮鎮長兼中心國民學校校長,縣政府督學,縣民政科長,縣財務委員會主任,縣、省參議員。

抗日戰爭爆發后,1938年參軍抗戰,中條山失守后回鎮安。1939年加入國民黨,任縣救災委員會委員兼孤兒教養所負責人。1941年在云鎮供職,奉行新縣制,廢除雜捐;興辦火紙廠、粉坊、絲坊、栽土靛;開展禁煙運動,銷毀鴉片、煙苗、煙具。1942年協同教育科長劉承恩創辦鎮安縣中學。

1945年當選陜西省參議員,主持正義,敢于揭露舞弊。在鎮安縣臨時參議會第一屆第十二次會議上,對民國29年縣政府舉辦的土地丈量陳報17.74萬畝,因對丈量員招待不周,篡改擴大為73.2萬畝的嚴重事件發表講話指出:“自29年舉辦鎮安錯誤特重的土地陳報以來,則賦額連年巨增,賦糧之征收多于牛毛,渴澤而漁,焚山以獵,民間有水深火熱之痛”。經過會議揭發批評,人民集會抗議,省府復查后僅糾正0.65萬畝,以衍公憤。

1947年夏,得知鎮安縣長孫浚伯報復槍殺縣參議長李屏之(原因見孫浚伯、李屏之傳)的慘案消息后,立即謁見省政府主席祝紹周要求嚴懲兇手,并在省參議會第二次大會及西安各報刊上揭露孫浚伯的暴行,抨擊省民政廳長蔣堅忍用人失當。又提請省參議會通電全國,得到江蘇、福建、河南等7省,鎮江、南鄭、武功、商南、白水、藍田等18縣一致支持聲討孫為“酷吏”“屠泊”,應處“極刑”。后繼同補選的鎮安縣參議長王蔭律為被害議長申冤,在西安菊花園舉行記者招待會,揭露孫浚伯的罪行,受到新聞界大力支持。國民黨的《新國民日報》《經濟快報》《國風日報》《秦風日報》等紛紛發表聲明,要求懲處“元兇”。

194 9年春,西安即將解放。國民黨省政府通知參議會全體一同撤退漢中。他毅然不與政府同進退,暫住西安,接受解放。七月初六日,領取軍管會路證返家。十月初,縣內軍政人物紛紛外逃,他在家等候解放,親派私人代表任理榮、阮士凡持書與咸陽獨立第八團接洽,與解放軍搜索連指導員曹振義商定以劉南輝名義敦促各鄉保長返家。1950年2月,劉南輝當選鎮安縣首屆各界人民代表。1954年病逝。

附:其子劉文華,文化工作者。中國戲劇協會陜西分會會員,陜西省劇作家聯誼會會員。歷任縣劇團副團長、團長,政協鎮安縣委員會第一、二屆副主席,1989年 12月退休。在縣劇團從事文藝工作25年,為漢劇、花鼓、眉胡、京劇等70多部戲曲譜曲,對戲曲音樂有較深造詣。1978~1979年為花鼓戲《劉海戲金贍》和《牧童與小姐》譜曲上演后,陜西省電臺、電視臺作了錄音、錄象,作為保留節目長期播放。1979年與人合作創作的花鼓戲《牧童與小姐》獲省劇本創作乙等獎。1980~1985年在《陜西戲劇》第二期和《陜西戲劇史料叢刊》第三期發表《從民間故事到戲劇牧童與小姐》《商洛花鼓的下河派》兩篇文章。

上述代表作品上演后,《陜西日報》以《一朵絢麗的山花》為題發表評論指出:《劉》劇在設計唱腔時,尊重劇種本身的“聯曲體”規律,按照各個唱段的情緒要求,在連接、轉換、落音、過門、速度等方面加以發展變化,豐富了音樂唱腔的藝術表現力。《西安晚報》發表《商洛山中一枝花》對《牧童與小姐》的音樂評論說:“音樂設計,既保持了花鼓的旋律韻味,又有不少改革提高,清新活潑”。《陜西戲劇》1984年第9期發表《從地攤子走向大舞臺》評論指出:“熟商洛花鼓腔調的音樂工作者僅劉文華等4人”。《牧童與小姐》被北京、山西、甘肅、四川等省的十幾個市、縣移植上演,《陜西人民出版社》發行了單行本,陜西省文化局收入《劇目選編》第二輯。

1982年4月29日,劉文華代表鎮安縣出席中共陜西省委、省政府召開的先進企業先進集體和勞模大會、省委、省政府授予鎮安劇團先進集體稱號。

瑚 燮 陽

瑚燮陽(1900~1957),巖屋樵梓,鎮安縣巖屋河倉房村人。高中畢業,喜國文,善書法,性情開朗,熱情好客,樂于助人。他出生于書香門第,幼時從叔父瑚浦廷(拔貢)入私塾,讀五經四書,民國4年(1915)考入鎮安縣立高等小學堂,經史成績優異。7年(1918)考入省立二中,11年(1922)畢業回鄉,適逢其母病故,隨父兄居家務農。

民國14年(1925)鎮安縣煙酒局局長潘子徐亂派煙酒稅、大煙款,敲詐勒索。他受鄉民委托到縣政府告發,潘之局長職務被撤銷。15年(1926)為發展本鄉文化教育事業,同地方父老紳士協商在葦園鋪白廟子創設小學高級班。他任國文教員,采用新的教學方法,傳授新的教學內容。

民國20年(1931)加入國民黨。22年(1933)任東三區區長。25年(1936)任鎮安縣立東關高等小學管理員、校長。26年(1937)1月紅七十四師第四團進駐鎮安縣城期間,他積極為紅軍辦糧臺。30年(1941)回大坪鄉中心小學任校長,并擔任國語教員。當時教育經費不易籌措,動員教職員皆盡義務,不支薪俸,深受家長和地方人士的好評。同年暑假,國民黨鎮安縣長袁德新同商洛督察專員章烈到大坪巡視工作時,稱贊說:“大坪教育精神至強,全縣須仿效”。后被選為國民黨鎮安縣黨部執行委員。是年8月,瑚陽燮充任鎮安縣“一元獻機勸募委員會”負責人,動員全縣人民捐獻3萬元支援抗日前線。31年(194)任鎮安縣財務委員會主任委員,開辦合作社,發展經濟。33年(1944)任鎮安縣民興礦業公司總經理,在文家、朝陽、鐵廠開辦鐵廠3處,在銀洞灣開辦銅、銀場。同期任鎮安縣教育會理事長,改寺租廟租為校課,發展國民教育事業。是年,瑚燮陽代表鎮安縣政府調停鎮、柞地界糾紛,被國民黨秦嶺守備區三十四集團軍駐鎮、柞之特務營逮捕.送寧陜縣東江口司令部關押。事后歸來,受到縣城各界人士鳴炮歡迎。

民國 34年(1945)1月,任鎮安縣臨時參議會議長,以參議會名義,向全國各戰區抗日將士發了致敬電。同年10月改任鎮安縣參議會副議長。

民國35年(1946)春,任鎮安縣立初級中學校長后,對人事裁劣取優,聘請抗日流亡到鎮安的一批高級知識分子任語文、數學、理化、外語教師。這批教師學識豐富,教學得法,提高了教學質量;重建校規,從嚴管理,革除校內一切不良習氣,整頓校容校貌,擴充校舍;請中國名人大書法家于右任書寫“鎮安縣立初級中學校”校名,拓印刻制學校大門橫額,學校聲譽為之大振;不惜將自己部分土地典當,用以改善教師生活、工資待遇;采用半工半讀方法,解決家境特別困難學生的學費問題。采取這些措施后,學生由200多人增至400多人。贏得鎮、柞兩縣人民的好評。

民國36年(1947)5月,代表鎮安縣教育界向陜西省參議會明文聲討鎮安縣長孫浚伯報復槍殺參議長李屏之的暴行。同年秋在縣中反國民黨鎮安自衛團鎮壓民主主義學潮中,被中統特務、專署秘書閻宗達斥為“無法無天,企圖暴亂,受異黨赤化”。自衛團逮捕曹、萬等9名師生,瑚燮陽積極設法營救。七天后被押師生全部獲釋。學校召開盛大茶話會,控訴暴行,慶祝斗爭勝利。是年秋,為宏揚辦學成就,舉行為期7天的“校慶”活動。展覽教學成果,名人書畫、文物古跡近千件。各界人士和家長講話、題詞,往來參觀者數千人次,社會影響良好。

1951~1954年,他任巖屋河倉房小學教師,因工作認真負責,教學質量較高,在全縣教師會上受到表揚。

黃 銘 章

黃銘章,原名黃玉銘,生于1912年,現住鎮安縣結子鄉。童年給地主放牛,讀過半年私塾。1934年12月在山陽縣唐家河參加中國工農紅軍第二十五軍七十四師,歷任班、排、連、營長,軍事科長、作戰參謀,游擊大隊長,法院審判員、區長等職。二等甲級殘廢軍人。

1935年10月,七十四師留陜南堅持游擊戰爭。黃銘章英勇作戰,三立戰功。1937年2月初,調至紅七十四師教導大隊學習(駐地長安縣大峪日葫蘆村),由丁國鈺介紹加入中國共產黨。同年8月,西北主力紅軍改名國民革命軍第八路軍(9月改稱第十八集團軍),黃銘章被調八路軍總部特務團任警衛連長。

1938年2月,派往延安抗日軍政大學(第四期)學習。12月,調任八路軍一 一五師六八六團二營特務連連長。1939年3月,隨一一五師東進支隊開赴華北、華中前線抗日。4月,日軍兩萬余人在山東肥城縣樓房村圍剿一 一五師師部,黃銘章帶領全連戰士固守肥豬山、大紅山、小紅山,封鎖大董莊,激戰一天,打開日軍封鎖線,掩護師部主力撤離。5月,黃銘章被留在泰西任地方游擊大隊長,在梁山腳下偷襲日本侵略軍,處決漢奸、叛徒。1940年 2月,調任山東省東平縣獨立營代營長,6月帶領獨立營在東平湖打沉日軍來犯汽劃船13只,在東阿縣牛角店三次炸毀日軍據點碉堡。不久,轉戰肥城,被日本施放的毒瓦斯毒傷雙眼,由泰西專員公署定為二等甲級殘廢。同年冬,在膠龍鎮北與日軍作戰中,救出3位傷員(背1人,兩腋挾2人)脫離險境,獲《海濱報》表彰。1941年2月.調任一一五師教導隊五旅一團一營營長。1942年 6月,在日照、大店、十字路粉碎敵偽頑(國民黨頑固派)三方的圍攻和掃蕩中,他帶1個營堅守紙房村后山,戰斗12天,消滅敵人有生力量一部。1943年12月,調延安抗大第八期學習。1944年 3月調任馬欄分區供給部軍事科長,7月任作戰參謀,11月任分區獨立營營長,駐防邊區。

1946年 7月,被陜西省工委組織部派遣到豫鄂陜軍區一分區任鎮旬游擊大隊長、鎮鄖旬縣工委委員。配合鎮旬支隊迂回鎮安、鄖西、旬陽、安康、山陽、柞水、寧陜,過秦嶺入關中,折向東南入藍田,走洛南,經龍駒寨,復回鎮安,打仗30多次。同年10月19日,他率游擊大隊攻占鎮安縣城,趕走國民黨縣長孫浚伯和自衛總隊、保警隊,下午2時撤回毛家山根據地。10月20日,胡宗南部一三五旅和鄂保四團出動3個團的兵力,四面圍剿毛家山,黃銘章利用山路崎嶇和地面泥濘等有利條件,帶領戰士打退敵人的進攻,掩護游擊隊安全突圍。10月25日,孫浚伯帶領自衛隊、保警隊配合一三五旅l個營,反撲毛家山根據地,放火燒了黃銘章家瓦房7間及全部家具、糧食,并槍殺其二兄黃玉倫(時任鎮旬游擊大隊偵察組長)。1947年1月20日,黃銘章率游擊大隊迂回于積雪二尺多厚的湯峪垴,兩次和敵人交鋒,消滅胡宗南部二十四旅一個排。戰斗中不慎被苦竹茬將右腳扎了兩個大窟窿,血流不止,無法行走,工委書記秦振派人把他背扶到代峪陡溝,安排在農民家養傷。從此失去組織聯系,以彈棉花作掩護。5月,到晉西北呂梁軍區(住地臨縣三交鎮),彼介紹到民眾醫院養傷,1948年6月又轉西北局(駐綏德義和鎮)干部休養所療養。同年 12月派往黃龍分區任作戰參謀。194 9年4月調藍田縣游擊隊負責。同年7月調鎮安縣入民政府工作。鎮安全境解放后,任城關區區長。1950年5月調鎮安縣人民法院任審判員。在鎮壓反革命運動中,秉公執法,將反革命分子姚啟章(老表關系)依法逮捕。同年9月任柴坪區副區長,195 3年調農林水牧局工作。1963年 7月退休,1982年 9月被批準改為離休.

馬 席 珍

馬席珍(1899~1969), 回族,經名伊斯麻賴,鎮安縣熨斗鄉人。出身貧苦,自幼好學。1906年開始學《古蘭經》,1912~1919年在西安市灑金橋、甘肅等地經學院深造,兼練武功,學漢文。1920年后,歷任商縣、安康、旬陽、白河縣,鎮安茅坪、熨斗等地清真寺教長(阿訇),鎮安縣伊斯蘭教協會委員。他口才流利,精通經學,坐學各地。每日講學之余,好為人謀,善說《三國》是回族宗教的知名人土,在回漢人民中享有盛名。

1946年秋,中原解放軍十三旅三十八團進駐米糧,開僻根據地,他與手槍隊長韓伯啟、農會主席孟靜等建立秘密聯系,常將熨斗清真寺作為聯系掩護據點。為解放軍籌備軍糧,送情報。一次他去群眾家念經時,途中發現胡宗南部隊,立即抄小路返回向三十八團報信。部隊安全轉移后,馬席珍卻被敵人逮捕,嚴刑拷打三天三夜,后經當地群眾和知名人士保釋。1947年送子參加解放軍。

馬席珍同情勞苦大眾,熨斗清真寺有百分之十二的地租,按教規應作寺內開支和阿訇經費,但他坐學期間將一部分寺租賑濟給回族窮人。

1950年后,馬席珍被選為鎮安縣各界人士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副主席,省、縣人民代表,縣人民委員會委員,積極配合政府進行各項工作。1952年秋,協助熨斗鄉順利完成秋糧征購任務。1955年農業合作化時,在茅坪地區宣傳黨的政策,幫助解決入社農民的思想顧慮和一些具體問題。1960年宗教改革時,他態度明朗,擁護共產黨的民族、宗教政策,帶頭廢除宗教壓迫剝削制度。經常教育回民執行黨的政策,積極投入社會主義建設,促進回漢民之間的團結。1969年病逝。

白 明 峻

白明峻,1913年生,鎮安縣兩河街人。1921年后讀過兩年私塾,因家貧輟學。1924年后, 給人放牛或賣工度日。1935年元月初,紅二十五軍轉戰兩河時,報名參軍,編入二二三團三 營七連新兵排,后調手槍班當戰士。因作戰勇敢,升任班長、鄂陜游擊司令部特務隊副隊長,受到黨組織的重視和培養,曾參加店埡子干部訓練班,接受革命教育。1935年2月下旬,在鄖西縣二天門,由中共鄂陜特委書記郭述申介紹,秘密宣誓加入中國共產黨,成為鎮安縣境 內最早的一名共產黨員。3月上旬,中共鄂陜特委任命白明峻為第一任中共鎮安縣委書記。4 月,鄂陜特委任命白明峻為鄂陜第五路游擊師政委,領導武裝活動于鎮安、旬陽、鄖西、山 陽、柞水等縣邊界地帶,橫掃民團,打土豪、分田地,建立根據地。8月,在反圍剿轉戰中,因身患重病,經組織批準留在鄖西西河一邱姓農民家中養病。1936年春病愈,以擔腳運貨為名,去西安等地尋找紅軍不遇,回鎮安落戶月河鄉東陽村。新中國建立后,曾任黃家灣鄉鄉長,1983年任政協鎮安縣委第一屆委員會委員。

尹 定 貴

尹定貴(1919~19 6 6),字勝堂,藝名毛娃,鎮安縣云蓋寺人。民國初年“三合班”名藝 人尹生的次子,商洛名須生來金榜的徒弟。與陳勝志(藝名剛娃), 張勝林(藝名田田)張勝華(藝名苦娃)為同輩跟班師兄弟。他六歲學藝,七歲半登臺,有“二黃七齡童”之稱。

他從小隨父浪跡江湖,閱歷豐富。幼年啟蒙于“三合社”,青年成長于“五福班”,中年揚名于“安樂班”,并先后四次在“抗建”、“三圣”等班任派師即劇團業務股長)。多年的舞臺生活,使其得以記會300多本戲,被稱為縣漢劇班社少有的“戲母子”。

尹定貴不僅記戲多,而且戲路很寬,對末、凈、生、丑、外、老、雜等行當門門精通,均 能表現得惟妙惟肖。最擅長丑角,如表現《烤火》中趙易的怕妻,《打城隍》中鄉丁的愚昧,《鬧店》中王瞎子的貪色,無不令人捧腹。

民國35年(1946)由于生活極度困苦,導致雙目失明。為了度日,他繼續搭班演出,而且臺步不亂。解放后,同師德勝等人參與組織云鎮業余劇團。1957年鎮安劇團成立,擔任主要教師,培養了一批漢劇新秀。1966年病逝于鎮安劇團。

韓 天 武

韓天武1910~1981),名道興,鎮安縣巖屋鄉倉房村人。初識字,家庭貧窮。9歲隨父討飯,12歲給富戶放牛,18歲上‘“唐匠班子”賣工。民國  2 5年(1936)9月在柞水石嘴子賣工,被抓壯了后送入楊虎城部隊。1937年9月部隊在石家莊抗日作戰失利,在撤退山西五臺縣途中,乘機投奔八路軍、10月,他被批準加入八路軍衛生部警衛排。1938年5月,在延安加入中國共產黨。歷任警衛排通訊員、后勤部通訊班長、延安土產公司第三分站管理員、南下工作隊小組長、鎮安一區區長、米糧區委書記、縣民政科副科長、供銷合作社聯社主任、縣委生活福利部部長、農林水牧局局長、縣貧協副主席、工交辦副主任、工交局革命領導小組副組長等職。中共鎮安縣委第二屆至第七屆委員會委員。

1938年秋,衛生部警衛排開回延安守防。1942年參加黨中央提出:“自己動手,豐衣足食”的大生產運動,帶領6人紡線、做鞋、熬硝,兩個多月做布鞋80多雙,熬硝兩噸多。1943年任管理員時,把邊區食鹽運到分站上,通過國民黨控制地區的商人販運,換回一批布匹、棉花,解決機關、部隊穿衣問題。

1946年秋,調西北局干部招待所,參加南下工作隊。1947年2月過黃河、進長治、打陜州。進軍商洛后,組織將他留下做地方工作。11月任一區區長,領導區工作隊、區干隊隊員等30余人,深入發動群眾,建立全區15個鄉農會、農民協會、婦聯會、民兵組織。發展農會員400多人,打土豪、分田地,做布鞋、縫衣、送糧、文藝演出,動員參軍,使解放區的支前工作轟轟烈烈。此時西口鄉吳吉廣自衛隊、縣自衛團二中隊、山陽和鄖西的自衛隊四面包圍解放區,加之一區農會、區干隊組織內的敵特分子嘩變,斗爭形勢緊張復雜。韓天武鎮靜自如,在計退山陽自衛隊后,隨即報告縣政府,縣委書記郝莊、縣長李中正率縣大隊于臘月初一處決了巖屋、白塔、黑龍鄉農會叛變首犯及地主惡霸分子。

當年的大年三十,韓天武率區干隊兩個班夜過鉆天嶺,初一打了西口鄉長吳吉廣的保甲。初二返南溝,探知郝杰部200余人進攻米糧川,他用一個班作掩護,一個班從敵后插入,兩面夾擊,打傷3人,俘虜1人,敵狼狽逃竄。

1948年農歷3月21日,以鎮安縣自衛二中隊為主力加上山陽、鄖西自衛隊共四五百人進攻店啞子,韓天武帶幾十名隊員連夜趕到離店埡子200米遠的樹林中埋伏,等敵人吹哨開飯時,突然一排子手榴彈扔到敵人面前,幾排子長槍輪翻沖鋒,敵人爭相逃命,不少人墜巖而死。俟敵人發現是小股游擊隊進行反攻時,區干隊已上木龍山燈盞窯隱蔽。

此時,西口的吳吉廣自衛隊,山陽的毛全鴻自衛隊,殺氣騰騰會剿西溝河,不見游擊隊動靜,就抄群眾的家,大肆燒殺搶掠群眾的牛、羊、財物,直到下午從江西灣、七里碥撤走。韓天武帶區干隊從木龍山猛撲下山,猛打猛擊,敵人只顧逃命,將牛、羊、財物扔了一溝。事后,韓天武召集群眾會,讓群眾領回自己的東西,軍民之間更加心連心。

1949年韓天武為爭取郝杰起義,以區公所名義提出:“活捉張華堂,優待郝隊長”的口號。規定:對郝杰家庭財產一草一木不許撞動;對其來屬不許遭擾。還由郝廷珍(隨區干部家屬,郝杰叔父)給郝杰寫信曉喻其棄暗投明,對促進郝杰武裝起義做了一定工作。

解放后后,他歷任區長、區委書記。他認真執行黨中央的路線、方針、政策,積極發動群眾開展剿匪反霸,鎮壓反革命,土地改革,帶領農民走合作化道路。在社會主義改造和建設中鞠躬盡瘁,實事求是,以身作則,深受群眾愛戴。1981年元月19日病逝。

高 振 華

高振華(1916~1947),河南信陽漳河鎮人。出身貧農,讀書四年,盧溝橋事變參加抗日保鄉自衛會任分隊長。1938年 6月加入中國共產黨。不久任信陽抗日游擊大隊分隊長兼政治宣傳委員,1939年被分配到十三旅先后任連指導員、營教導員、旅政治部民運科長和豫鄂陜邊區一分區手槍隊政委。中共茅坪工委書記等職。

1946年秋,中原解放軍突圍挺進淅川縣時,他率領團直屬隊、炮兵連、兩個步兵連與團主力失去聯系,果斷決定,夜渡丹江,入山阻擊國民黨部隊的追剿,與主力十三旅、三五九旅勝利會師后進入鎮安。為做好新區工作,團結地方進步力量,孤立打擊頑固反動派,他在七里峽張蘊山院內主持召開開明士紳會議,講中國人民解放戰爭的形勢,宣傳黨的統戰政策,團結各方人士共同對敵,并請農民張玉山辦酒席,招待與會名流。會后,地方一些進步紳士靠近解放軍,通報情況,籌集糧食。1946年10月初,高振華任一分區手槍隊政委,同隊長韓伯啟領導30多名隊員,偵察敵情,保衛分區,協助地方政府工作。同月,第一分區政治部主任蕭元禮宣布,以分區手槍隊為基礎,成立中共茅坪、焦山工委,高振華任工委書記,韓伯啟任副書記,牛廣才任委員。吸收茅坪回民支隊10余人,組建茅坪回民手槍班。10月下旬,國民黨胡宗南一三五旅。二十四旅的兩個團兵力圍剿一分區,分區手槍隊與鎮旬游擊大隊在龍家啞協同作戰,打退敵3個營的圍剿,安全突圍。之后,高振華率手槍隊堅持在鎮安、山陽、旬陽、鄖西四縣交界地帶打游擊。12月,由于敵情嚴重,手槍隊東撤。1947年元月11日晚,手槍隊撤至山陽縣魯家溝火神廟宿營時,被回民班叛徒高五將高振華、韓伯啟、牛廣才3名工委領導人殺害。

李 屏 之

李屏之(1911~1947),名傳德,字維翰,別號國屏。鎮安縣云蓋寺西皇峪入。1933年陜西省立高級中學畢業,愛好讀書,擅長北魏書法。

李屏之1934年加入國民黨,在長安縣立菊林小學任教1935年在陜西省立第一師范附屬小學任教,積極參加“一二·九”學生運動,宣傳抗日救亡思想。1936~1937年任陜西省民政廳巡回督導員。

1938年任國民黨華北第一支隊政治處主任及補充兵訓練處第十大隊長。1939年口鎮安,任鎮安縣立東街高等小學教務主任,鎮安縣教育督導員等職。1941~1944年任鎮安縣民政科長兼縣中公民課教員時,經常宣傳抗日救國思想,并捐款十幾萬元支援抗日前線。同時建議縣、鄉設工賑災委員會;成立鎮安縣土產合作社,發展山區經濟;創設獎學金,鼓勵窮苦子女上學。

I945年11月1日任鎮安縣參議會議長。任職期間司堅持正義,對國民黨鎮安縣長孫浚伯敲詐勒索,貪污軍費,強奸逼死女教員王惠敏等罪行深惡痛絕。一方面主持召開參議會,剔除孫浚伯提出的擴充剿共保警隊編造龐大預算的計劃;另一方面向省政府、省參議會揭露其罪行,從而引起孫浚伯的懷恨。1947年5月1日破孫浚伯利用職權,捏造罪名,槍殺于參議會后院。

少儿舞蹈技巧组合音乐 福彩高手论坛 炒股入门视频教程 高手打陕西快乐10分 时时彩下载 山东11选5历史开奖结果 股票配资平台开发电微178-5613-9019 大发快三彩票投注技巧 500彩票 贵州快3号码统计图 北京11选五投注技巧 好彩1几点开奖 10分快3是真的还是假的 福建36选7上线时间 私募明日股票推荐 辽宁11选5前三组走势图 青海十一选五遗漏数据